長榮航空宣布罷工,本黨全力支持。
 
台灣人,你懂得爭民主自由,怎麼就不懂得爭取加薪、爭取勞工自己的權利?
 
《團體協約法》第13條規定了「禁搭便車條款」,指工會與資方簽訂團體協約後,資方雇主「不可以」讓「非工會會員」一體適用。
 
乍看之下莫名其妙,但實際上,這是為了「保護冒風險爭取勞工權益、受資方刁難迫害的工會會員勞工」。
 
由工會會員發起的抗爭、遊行、協商、罷工,歷經艱辛才取得的「團體協約」,若最後被資方拿來對全體勞工一體適用,則必然使工會會員發生退會潮、瓦解工會力量,這等於是維持大財團、大資本家、大銀行家、大買辦的資方階級利益的勝利,再一次地加大貧富差距。
 
放眼德國150年勞工運動發展,資方都是用「讓非工會會員可享有相同待遇」來破壞、瓦解工會力量。正因如此,各國政府都主張「禁搭便車條款」,避免工會力量被削弱。
 
然而,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落幕後,華航資方卻「讓非工會會員可享有相同待遇」,工會為此向法院提出告訴、指控資方違反「禁搭便車條款」。今年3月,台北法院判決工會敗訴
 
事已至此,中華民國法院表態傾向資方,顯見台灣已是完全資方政權,無怪乎廣大勞工可以連續低薪20年!如果連台灣曝光量最高的空服員工會都已無法抵抗資方,遑論其他絕大多數非壟斷性質的農林漁牧業、工業、服務業。
 
雇主靠勞工產出產品或服務,雇主承擔風險而獲利固然是天經地義,但資方是人,勞工就不是人?
勞工要求雇主提撥獲利分紅加薪,更是天經地義!
 
少數勞工對於空服員罷工反彈,是因為空服員原本的薪資就已遠高於一般勞工。
這種心情可以理解,也更突顯了農林漁牧業、工業、服務業勞工,必須全面加薪!
 
顯而易見,今天的台灣,光靠工會的力量,已不足以爭取勞工自身權益,因此,迫切建立勞工政權、徹底瓦解資方政權,已是解決貧富差距、實現國父 孫中山先生「全民均富」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