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法》自民國18年10月21日公布施行至今,已90年,而中華民國勞工權益仍無法落實,據此理當問責於行政院及立法院,問罪於藍綠資方政權。
 
本黨呼籲立法院啟動修法,
對於因勞工合法罷工致使權利受損的消費者,政府應向「資方」代位求償,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長榮航空資方之惡劣,在此次罷工真正展現出來。
 
勞工權利爭議事項,依法本來就是先透過政府協助勞資雙方協商調解,若調解破裂,工會經投票且過半數會員同意罷工後,工會即取得罷工權,隨時可啟動罷工,這是法律明定的合法罷工程序,任何產業、任何企業之勞工,皆可加入工會為之。
 
但長榮航空資方的反制措施是:
一、拖延協商進度。
二、與政府官方先「談好」。
三、透過媒體恐嚇全體勞工(長榮航空買媒體封鎖新聞能力之卓越,業界有名)。
四、砍掉全體勞工優待票,分化內部勞工、激化對立。
五、在協商完全破裂後,旋即發動輿論打壓罷工勞工、煽動長榮「內部勞工」對「罷工勞工」爆發對立衝突,對罷工勞工形成一面倒壓力。
 
充斥著威權體制的長榮航空,與藍綠資方政權鬥爭、出賣台灣人民利益如出一轍,完全顯現資方企業在藍綠資方政權保護下的惡劣嘴臉。
 
上次幫美國人擦屁股事件,長榮航空顯然沒有學到教訓。
 
是的,在壟斷性產業罷工,必然會造成極其龐大影響。但世界各國罷工都是由航空業率先發起,因為航空業的罷工,最能對資方產生效果、帶領勞工權益前進。
 
罷工係法律賦予工會、維護勞工權益的最後防線,若罷工無法造成資方之損失與影響,罷工意義何在?勞工權益如何民主化?
 
不過,由於每次航空業罷工,首當其衝的都是第一線地勤勞工,因此台灣航空產業的地勤勞工亦應成立工會,未來應同時發動罷工。
 
下午看著現場衝突情形,不禁感慨。
 
勞工依法加入工會、爭取加薪,是國家給勞工的權利。勞工經告知仍放棄加入工會權利者,即應視同資方。
 
那些袒護資方、甘願當資方打手的長榮內部員工,或許是對公司有感情,或想保住自己一口飯,或想藉著衝突獲得公司升遷機會,這都可以理解。但長榮航空內勤及地勤薪水都太低,你們月薪應該要比三萬更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