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法》自民國18年創法以來,到今天民國108年,屆滿100年。然而,100年來的台灣勞工權益教育,根本等於零。

工會條例

在罷工前,長榮航空資方,先是公然違反《民用航空法》設置公益性獨立董事、《團體協約法》禁搭便車等法律明文規定在先,再用大錢買媒體、誤導社會大眾輿論風向,盡全力打壓工會、打壓罷工的空服員勞工,然後藍綠資方政黨政權全部噤聲,默認支持長榮航空資方的違法行為,這完全是「反民主」的極權國家才會發生的事。
 
台灣資方明明是賺太多,台灣勞工人盡皆知,怎麼會最後變成網路霸凌、幫著資方打壓同一陣營的勞工呢?
 
是誰說高薪勞工就不能加薪?誰說勞工爭取加薪公司就會倒?台灣有哪間資方企業敢發聲明宣稱公司「完全沒有」違反《勞動基準法》?
 
另外,因此次罷工導致受到影響的全體旅客、旅行社權益,這所有罪責,在交通部、在長榮航空資方,不是罷工者。
 
因為,交通部、長榮航空資方,早就知道會罷工,卻直到6/20正式罷工前,仍一副擺爛、未安排長榮旅客轉乘他航、也不處理旅行社可能受損的利益。最後,罷工一開始,資方就透過媒體的暴力,煽動社會大眾進行網路霸凌,把全部過錯,推到工會與罷工空服員勞工。

 
若連媒體曝光度高、薪水高、勞力集中度高的空服員勞工,都能被資方故意誤導輿論、逼得無法向自家公司的資方爭取權益,那麼其他各行各業難以發聲的廣大勞工,又怎麼向資方爭取自己應有的勞工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