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年輕人當然有權利「拒統」。

但隨著中美兩大強權的發展態勢,台灣年輕人在「拒統」之餘,也必須開始思考「在中美包夾下,台灣被美國犧牲統一或被中國武力統一」的選項。

在這次肺炎疫情中,全世界都沒料到,歐美各國政府的公共治理能力,遠比中國糟糕。川普無論今年是否能連任,都已徹底扭轉中美兩國的實力與未來。

在中美不可能斷交、台美不可能建交的情況下,我們可以預見,台灣經濟只會越來越糟、邦交國越來越不穩、參與國際組織得看中美局勢發展臉色,基本上就是,台灣處處站在下風,撿中美吃剩的骨頭,還得熱臉貼冷屁股。

沒人喜歡這樣,但這就是台灣的處境,而且無法改變──美國不讓台灣獨立,台灣單靠內需市場也撐不起每年2兆的政府總預算。

處處無奈又無解,所以長期以來,台灣「維持現狀」是不得不的唯一選擇。

如今,民進黨先是單押美國破壞了這個平衡,又碰上了因肺炎疫情翻轉中美兩國實力的轉捩點,凡此種種,都讓台灣未來加速發生變化。

台灣前途不再是由2300萬人民決定,而是由中美博弈結果決定,更可能是由掌控14億民意的中國政府決定。

在「美國不准台獨」、「維持現狀已破壞」、「中國想統一」的情況下,顯而易見,台灣只剩一個選項,而且是「被美國犧牲而被迫統一」或「被中國武統而被迫統一」,無論怎麼看都是台灣輸。

很悲哀,日據時代台灣人是二等公民,蔣介石時代台灣人是二等公民,民進黨美國時代台灣人也是二等公民,未來統一後台灣人仍是二等公民。

也許台灣年輕人該思考的是,如何提升自己實力、提早佈局卡位,與全中國每年800萬名大學畢業生競爭全球工作職缺了(台灣每年30萬名大學畢業生)。

我們唯一能期望的,是美國霸權衰落得慢一些,但也只是5年或10年的時間差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