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火燒眉毛的「長照」(長期照護)問題,已到了最後關頭。
care
長照對象,是指「吃飯、上下床、更換衣服、上廁所、洗澡、室內外走動、煮飯、打掃、洗衣服等日常生活活動功能受損,以及認知功能有障礙,致使需要由他人提供照顧服務」者。
 
根據衛福部統計,2019年全台灣需長照者約80萬人。若以「送去長照中心、請看護」方式計算之,照顧一位失能或失智患者,每年約需花費70萬元。因此,每年長照的資金缺口約為80萬人x70萬元=5,600億元/年(衛服部預估數字為1,200億元/年,即每人每年花費15萬元)。
 
而政府現行的長照2.0計畫,補貼僅限於「自行照顧」者(不包括上述「送去長照中心、請看護」者)。政府對此長照族群,透過調高菸捐、菸稅、遺產稅、贈與稅等方式籌措財源,讓一包菸增加20元菸稅;惟2018年實收金額僅280億元,這對政府長照2.0計畫近千億之資金需求,是杯水車薪,且極不穩定。
 
此外,台灣大企業、財團、資本家擅長避稅,雇主賺的錢本來就應該照顧勞工、負擔勞工的長照保險,綜上,本黨主張勞工應全面納入長照保險,並停止收取長照的菸稅、菸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