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公益,為勞工爭取權益

on

長榮航空罷工落幕,這是台灣勞工的一大勝利!
 
本黨在罷工伊始,就率先表態支持罷工,是台灣第一個表態支持罷工的政黨。
 
本黨除對於長榮航空資方刻意誤導媒體輿論、打壓工會的威權行為嚴重譴責外,亦深知若不施壓予政府,將無以解決罷工爭議,故
本黨自6月22日起連續致函予監察院、行政院、勞動部、交通部,以期迫使政府要求資方讓步、展開勞資協商、解決勞資爭議。
 
本黨亦向交通部提出,罷工之一切損失,應概由長榮航空資方承擔,且交通部應「代位求償」,向長榮航空資方提出「因忽視罷工可能性,未提前妥處安排旅客及旅行社轉乘他航,致使旅客及旅行社蒙受損失」之求償事宜。
 
最終,交通部7月5日作出「可能重新檢討長榮航空航線航權」的決定,使長榮航空資方被迫進行勞資協商、結束罷工。

1080702_1 勞動部

letter

本黨一心為勞工服務,做實事,比什麼都重要。
 
本黨秉持國父 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信念,永遠是台灣勞工的後盾,永遠為台灣勞工發聲,永遠為台灣勞工爭取加薪、解決低薪困境。
 
長榮航空這隻威權大老虎只是個開端,本黨將持續為全台灣勞工,向資本家、財團、財閥爭取勞工權益,解決台灣勞工的低薪問題!

資本家的惡劣

on

中華民國國父 孫中山先生說:「凡關於改善勞工情形之運動,余皆贊同之。」
 
罷工是不得已,因為罷工期間是沒有薪水的。勞工會走上罷工,必然是資本家對勞工的剝削已相當嚴重。國父在100年前即預言:
「資本家以勞工無業不能生活,罷工必不能久,泰然處之,不為所動。勞工至飢寒交迫之時,不得不忍氣吞聲,重就資本家之範。資本家雖因一時罷工稍有損失,但所損失者終有補救之一日也。」
 
這不就是今天長榮航空資方的最真實寫照嗎?

A20207BC-0774-46A2-B8F9-DC6B1E929962

《工會法》屆滿100年

on

《工會法》自民國18年創法以來,到今天民國108年,屆滿100年。然而,100年來的台灣勞工權益教育,根本等於零。

工會條例

在罷工前,長榮航空資方,先是公然違反《民用航空法》設置公益性獨立董事、《團體協約法》禁搭便車等法律明文規定在先,再用大錢買媒體、誤導社會大眾輿論風向,盡全力打壓工會、打壓罷工的空服員勞工,然後藍綠資方政黨政權全部噤聲,默認支持長榮航空資方的違法行為,這完全是「反民主」的極權國家才會發生的事。
 
台灣資方明明是賺太多,台灣勞工人盡皆知,怎麼會最後變成網路霸凌、幫著資方打壓同一陣營的勞工呢?
 
是誰說高薪勞工就不能加薪?誰說勞工爭取加薪公司就會倒?台灣有哪間資方企業敢發聲明宣稱公司「完全沒有」違反《勞動基準法》?
 
另外,因此次罷工導致受到影響的全體旅客、旅行社權益,這所有罪責,在交通部、在長榮航空資方,不是罷工者。
 
因為,交通部、長榮航空資方,早就知道會罷工,卻直到6/20正式罷工前,仍一副擺爛、未安排長榮旅客轉乘他航、也不處理旅行社可能受損的利益。最後,罷工一開始,資方就透過媒體的暴力,煽動社會大眾進行網路霸凌,把全部過錯,推到工會與罷工空服員勞工。

 
若連媒體曝光度高、薪水高、勞力集中度高的空服員勞工,都能被資方故意誤導輿論、逼得無法向自家公司的資方爭取權益,那麼其他各行各業難以發聲的廣大勞工,又怎麼向資方爭取自己應有的勞工權益?

法律規定航空公司「應設公益獨立董事」

on

為保障飛航安全、保障消費者權益、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我國《民用航空法》第49-1條明定:「民用航空運輸業實收資本額達新臺幣二十億元者應設置具公益性之獨立董事,人數至少一人。公益性獨立董事應報請交通部備查,必要時得要求更換之。其資格、條件、職權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交通部定之。」

49-1
 
據此,交通部訂定《民用航空運輸業公益性獨立董事設置及應遵循事項辦法》,自2018年11月19日生效。

LAW

本黨在長榮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中,並未看見公益性獨立董事之設置,章程亦未因《民用航空法》、《民用航空運輸業公益性獨立董事設置及應遵循事項辦法》規定而有所修正,顯見長榮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公然違法,並故意誘導媒體打壓勞工、制止工會爭取勞工董事,進而引發輿論誤解、一面倒支持資方,藉此瓦解台灣勞工權益,以利長榮航空資方緊緊掐住勞工的咽喉、未來勞工不得再對資方行使任何權利。

法律規定非工會會員「禁搭便車」

on

長榮航空25日上午受訪時回應,絕不接受工會「禁搭便車條款」。
 
我國《團體協約法》第13條規定:「團體協約得約定,受該團體協約拘束之
雇主,非有正當理由,不得對所屬非該團體協約關係人之勞工,就該團體協約所約定之勞動條件,進行調整。但團體協約另有約定,非該團體協約關係人之勞工,支付一定之費用予工會者,不在此限。」(此即「禁搭便車」條款),以保護工會會員勞工權益。

LAW2

然而,長榮航空資方始終堅稱,絕不接受工會「禁搭便車條款」,並分化企業內部勞工塑造對立、發動媒體暴力、引導錯誤輿論倒向資方利益、煽動社會大眾霸凌罷工的勞工,長榮航空資方已公然違法。
 
長榮航空資方違法事證確鑿,而勞動部、交通部連日來竟默不作聲,在在證明中華民國政府袒護資方,藍綠資方政權政黨官商勾結,一點也不遮掩。

呼籲政府解決長榮航空罷工

on

本黨今提請監察院糾正行政院交通部、行政院勞動部,並呼籲政府立即要求長榮航空資方出席勞資協商會議,讓罷工盡快落幕。


今晚在現場,與罷工勞工站在一起,這是台灣除了政客以外的「真正民主運動」關鍵,也是台灣勞工能否破除「長期勞資關係不平等」的關鍵。
 
《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團體協約法》提供我國勞工爭取加薪的權利,中華民國境內任何產業、任何企業的勞工都能爭取。
 
此次罷工,因可預期「影響不特定大眾之權益」甚巨,爰自108年6月6日工會取得罷工權後,政府即應要求長榮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安排旅客、旅行社轉乘他航,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然而,
因政府的不作為,致使6月20日罷工後,全球旅客、旅行社權益嚴重受損,政府並放任長榮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消極應對、做出種種對罷工勞工不利之舉措、刻意加大侵害全球旅客及旅行社權益,致使重創我國國家形象。
 
藍綠資方政權長期袒護資方、幫助資方打壓勞工權益,此係「民主倒退」之嚴重錯誤,本黨表示強烈譴責。

民生公益是勞工的政黨

on

因藍綠資方政權已造成政府效能失靈,爰各產業應全面成立工會、健全勞資協商制度、落實勞動三法(《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團體協約法》)、完成建立勞工政權之總目標。
 
長期以來,台灣資方透過各種避稅手段後之實際獲利,遠比勞工知道的多太多。
在中華民國境內之任何企業,勞工爭取加薪,都是天經地義。
 
本黨創黨時即已提出,因各產業之企業獲利模式大致相同,故《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之「勞工權利事項(勞工加薪及分紅)」,應由各產業工會與各產業資方平等協商、議定產業內各層級勞工之薪酬及分紅制度及數額,並以團體協約定之,且
非工會會員之勞工應視同資方、不得享有團體協約取得之勞工利益,以維護冒風險主動爭取權益之勞工、淘汰台灣黑心之資方,促進各產業良性循環發展。
 
本黨並主張,因企業淘汰倒閉致使失業之勞工,由工會安排就業;勞工失業期間,由政府給予津貼補貼。
 
除上述外,因我國全體勞工長期處於弱勢、勞資關係普遍不平等、工會罷工程序極為苛刻,爰本黨
反對訂定罷工預告期之修法、反對資方違反《團體協約法》第十三條規定(禁搭便車)之違法行為,並主張:
一、台灣勞工應全面週休二日,且立法院應修法,返還先前剝奪勞工之七天國定假;特殊及涉公眾利益產業者,應透過產業勞資協商,採最優惠條件提供予勞工。
二、禁止資方實施無薪假。
三、資方按團體協約為勞工加薪者,不可抵稅。
四、行政院勞動部之勞檢人力應盡速補足,終結資方濫用責任制。
五、限制資方使用派遣勞工比例,並對要派單位課以共同雇主責任。
六、廢除公部門約聘雇及派遣制度、政府行政作業全面數位化,原有約聘雇及派遣人員應透過國家考試成為公務員,嚴禁公務員透過約聘雇及派遣勞工卸責怠政。

全民健保你不用,反倒罵起用健保的人?

on

工會合法取得「罷工權」,是《勞資爭議處理法》明定的,適用於中華民國境內全體140萬家企業,包括私人企業。

0621

誰說私人企業不能罷工?
恰恰是私人企業殘害勞工權利情況最為惡劣,才最需要《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團體協約法》、工會來保護勞工權益。
 
反對罷工的「勞工」,頭腦是壞了嗎?台灣勞工連續20年低薪就是這樣造成的、就是勞工如此慣老闆資方慣出來的。
 
反對罷工者,你可以不爽空服員已經夠高薪、還為了要求更多薪水而罷工。但這就是法律給全體勞工的權利,任何勞工都享有加入工會、爭取加薪、罷工的權利。
 
結果長榮航空資方到法院告工會,反對罷工的「勞工」還拍手叫好?
你忘了你是「被壓榨的低薪勞工」身分嗎?
 
台灣難道還是民智未開的低等社會嗎?
國家給的權利你不用,反倒幫著敵人、罵起友軍來?
這好比全民健保你自己不用,反倒罵起用健保的人?

 
此次罷工,自數月前即已開始醞釀,勞工、資方、政府皆早有準備,並非臨時措手不及。旅客、旅行社的權益受損,本就應由無能政府承擔全責!
 
F7749D3F-0119-46AA-9079-9CAB2472B063
 
政府有了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的經驗教訓,三年來竟無任何向「資方」代位求償的規劃,也未見政府盡力使勞資雙方不要走到罷工這一步。請問藍綠資方政權、行政院、立法院,三年來你們做了什麼?

政府應向長榮航空代位求償

on

《工會法》自民國18年10月21日公布施行至今,已90年,而中華民國勞工權益仍無法落實,據此理當問責於行政院及立法院,問罪於藍綠資方政權。
 
本黨呼籲立法院啟動修法,
對於因勞工合法罷工致使權利受損的消費者,政府應向「資方」代位求償,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長榮航空資方之惡劣,在此次罷工真正展現出來。
 
勞工權利爭議事項,依法本來就是先透過政府協助勞資雙方協商調解,若調解破裂,工會經投票且過半數會員同意罷工後,工會即取得罷工權,隨時可啟動罷工,這是法律明定的合法罷工程序,任何產業、任何企業之勞工,皆可加入工會為之。
 
但長榮航空資方的反制措施是:
一、拖延協商進度。
二、與政府官方先「談好」。
三、透過媒體恐嚇全體勞工(長榮航空買媒體封鎖新聞能力之卓越,業界有名)。
四、砍掉全體勞工優待票,分化內部勞工、激化對立。
五、在協商完全破裂後,旋即發動輿論打壓罷工勞工、煽動長榮「內部勞工」對「罷工勞工」爆發對立衝突,對罷工勞工形成一面倒壓力。
 
充斥著威權體制的長榮航空,與藍綠資方政權鬥爭、出賣台灣人民利益如出一轍,完全顯現資方企業在藍綠資方政權保護下的惡劣嘴臉。
 
上次幫美國人擦屁股事件,長榮航空顯然沒有學到教訓。
 
是的,在壟斷性產業罷工,必然會造成極其龐大影響。但世界各國罷工都是由航空業率先發起,因為航空業的罷工,最能對資方產生效果、帶領勞工權益前進。
 
罷工係法律賦予工會、維護勞工權益的最後防線,若罷工無法造成資方之損失與影響,罷工意義何在?勞工權益如何民主化?
 
不過,由於每次航空業罷工,首當其衝的都是第一線地勤勞工,因此台灣航空產業的地勤勞工亦應成立工會,未來應同時發動罷工。
 
下午看著現場衝突情形,不禁感慨。
 
勞工依法加入工會、爭取加薪,是國家給勞工的權利。勞工經告知仍放棄加入工會權利者,即應視同資方。
 
那些袒護資方、甘願當資方打手的長榮內部員工,或許是對公司有感情,或想保住自己一口飯,或想藉著衝突獲得公司升遷機會,這都可以理解。但長榮航空內勤及地勤薪水都太低,你們月薪應該要比三萬更高的。

勞工,醒醒!

on

長榮航空宣布罷工,本黨全力支持。
 
台灣人,你懂得爭民主自由,怎麼就不懂得爭取加薪、爭取勞工自己的權利?
 
《團體協約法》第13條規定了「禁搭便車條款」,指工會與資方簽訂團體協約後,資方雇主「不可以」讓「非工會會員」一體適用。
 
乍看之下莫名其妙,但實際上,這是為了「保護冒風險爭取勞工權益、受資方刁難迫害的工會會員勞工」。
 
由工會會員發起的抗爭、遊行、協商、罷工,歷經艱辛才取得的「團體協約」,若最後被資方拿來對全體勞工一體適用,則必然使工會會員發生退會潮、瓦解工會力量,這等於是維持大財團、大資本家、大銀行家、大買辦的資方階級利益的勝利,再一次地加大貧富差距。
 
放眼德國150年勞工運動發展,資方都是用「讓非工會會員可享有相同待遇」來破壞、瓦解工會力量。正因如此,各國政府都主張「禁搭便車條款」,避免工會力量被削弱。
 
然而,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落幕後,華航資方卻「讓非工會會員可享有相同待遇」,工會為此向法院提出告訴、指控資方違反「禁搭便車條款」。今年3月,台北法院判決工會敗訴
 
事已至此,中華民國法院表態傾向資方,顯見台灣已是完全資方政權,無怪乎廣大勞工可以連續低薪20年!如果連台灣曝光量最高的空服員工會都已無法抵抗資方,遑論其他絕大多數非壟斷性質的農林漁牧業、工業、服務業。
 
雇主靠勞工產出產品或服務,雇主承擔風險而獲利固然是天經地義,但資方是人,勞工就不是人?
勞工要求雇主提撥獲利分紅加薪,更是天經地義!
 
少數勞工對於空服員罷工反彈,是因為空服員原本的薪資就已遠高於一般勞工。
這種心情可以理解,也更突顯了農林漁牧業、工業、服務業勞工,必須全面加薪!
 
顯而易見,今天的台灣,光靠工會的力量,已不足以爭取勞工自身權益,因此,迫切建立勞工政權、徹底瓦解資方政權,已是解決貧富差距、實現國父 孫中山先生「全民均富」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