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回台拿政府補貼

on

中美貿易戰,台商回台,原來真的是要拿政府補貼。
 
一般台灣本土創業年輕人都拿不到的政府國發基金,竟匡列200億元額度,提供台商回台投資建廠、購買設備等,銀行更提供8成貸款。
 
明明台灣的長照財源不足,為何這200億不拿來救長照?
 
人民不顧,顧資方,豈有此理?

house

本黨盼政府管控回台資金,不要拿去囤房炒房,台灣年輕人及勞工已經夠慘了。
 
另,本黨也再次重申,台灣需要被投資的、需要爭取國際市場的,是勞工低薪已久的服務業,
不是工業(礦業及土石採取業、製造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用水供應及污染整治業、營建工程業)。

藍綠一家人

on

孫中山先生曾說:「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台灣的過去,歷經荷西時期、明鄭時期、清治時期、日治時期、戰後時期,這段不再贅述。
台灣的未來,得從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說起。
 
明朝以來的「天地會(洪門)」、清康熙以來的「三合會」、清雍正以來的「青幫」等黑社會,在參與孫中山先生在大陸時期的革命、1949年失去大陸政權後,隨蔣介石來台,演變成今天的國民黨。
 
而民進黨,又是從國民黨內部演變而來。
 
black
 
曾是共產黨員的台獨大老史明,1949年回台後,對國共兩黨都失望,開始搞台獨。
 
曾考取北京大學、卻因國共內戰而未能赴京的黃信介,自1950年起,受國民黨指示,連續助選國民黨支持的候選人吳三連王民寧高玉樹選上台北市長。其後,黃信介擬參選台北市大同區長,遭國民黨否決,從此開始黨外運動。
 
1988年,蔣經國逝世。最後由共產黨員李登輝上位,開始由暗化明,2000年推了民進黨上台,加上美國、日本的力量,以至今日。
 
綜觀民進黨自1950年代起的黨外運動、台獨運動史,就是因為國民黨自大自傲、招安失敗所致。
 
綜上,國民黨、民進黨都是一家人,都是「黨國」體制,都是小圈子利益集團的、鬆散的、洗白的幫會組織。1949年後的台灣,就是師出同門的藍綠,不斷內鬥、輪流執政、禍害台灣人民。
 
而2300多萬台灣百姓,從來都不在這個「圈子」裡。
  
在這個劇本下,「民主自由」只是一種手段、一種策略、一種選舉口號,所以政客花樣百出、各種貪汙越來越嚴重、不公平越來越多、物價房價越來越高、勞工越來越被打壓、百姓日子越來越難過。
 
沒辦法,無論人民怎麼選,都是選出一個黑幫老大,帶領一個山頭作亂。
 
而今天的台灣,夾在中美兩大強權之間,得以喘息、小確幸,純粹是短暫的美好。
 
2019年之前,台獨與否,操控權在美國,但美國從不同意;統一與否,操控權也在美國,美國也不同意。
 
trade

然而,中美貿易戰的開打,已改變了這一切--台灣的未來,已非台灣人民或政局能決定。
 
中美貿易戰,雙方表面是貿易之戰,骨子裡卻是台灣之戰、印太之戰、全球經濟霸權之戰。
 
儘管美國繼1979年《台灣關係法》後,這兩年又簽署了《台灣旅行法》、《台灣保證法》等美國國內法,但美國還能保台灣多久,誰也不知道。
 
若中美貿易戰最後由大陸勝出、掌控話語權,美國就算再不同意,也沒辦法了。

虛浮的農民選票

on

農業是根本,但是非曲直要明白。

2017年,農委會調查農業從業人數僅55.5萬人(僅占全國勞工人口4.9%),農保人數卻高達140餘萬人,明顯有問題。即使經監察院糾正後,亦無改善。
farmer
更重要的是,政府年年補助補貼4.9%的農民、不斷開支票給農民以利選舉,卻無法規劃出一個讓700萬(占全國勞工人口60%)服務業勞工受益的政策,顯見施政已到了重新檢討的時刻。

行政院觀光部

on

在台灣政治及兩岸風險未除、外商不願投資台灣情況下,台灣服務業勞工若要加薪,只能以旅遊業為主軸,並且吸引真正有實力的觀光客來台消費,形成貿易順差,進而帶動其他服務業活絡商機,逐步調漲勞工的薪資。
tourism

本黨建議現行的三級機關「行政院交通部觀光局」,應提升為二級機關「行政院觀光部」,以俾橫向跨部會整合交通部(民用航空局、高速公路局、公路總局、鐵道局)、文化部、經濟部、內政部(警政署、消防署、移民署)、衛福部(疾病管制署、醫院)之一切觀光行政資源,並搭配國發基金投資,全力發展台灣觀光旅遊業,帶動服務業勞工加薪。

中美貿易戰 對台不利

on

中美貿易戰,對台灣非常不利,這不是幾個台商回台,就能解決的事。
 
觀乎台灣經濟,主要出口貿易支撐著;其中,只有工業能賺錢(農林漁牧業、服務業主要賺內需市場),且都是幫美國企業在大陸或東南亞國家地區代工。

trade

中美貿易戰到最後,大陸當局可以透過「提高美國產品進口大陸關稅」、「禁止出口稀土給美國」、「要求美國償還欠大陸的國債」、「強制美國企業撤出大陸市場(讓大陸企業直接併購掉)」等方式作為反制,而這些做法,失業者只會是中美之間的買辦、代理人,各企業原有的大陸勞工卻不會失業,對大陸經濟毫無影響,卻讓美國自己又一次陷入華爾街金融風暴、加速美國經濟的衰退。
 
另一方面,自1960年代開始,台灣就是國際代工業務的主要承攬者,台灣的外銷廠商取得國際品牌廠的訂單,依照他們所提供的圖案和規格,生產其指定的產品,產品完成後貼上客戶的標籤,出口到客戶指定的地點販售。這大部分是「勞力密集」的產品,而且以「低技術性勞力的投入」為主。
 
值此中美貿易戰之際,台商回台的主因,就是台灣勞工便宜,低於美國關稅成本。問題是,中美貿易戰,美國是把港澳台當作中間站、計算在內的。因此,能回台的台商,只限於能以台灣作為產地來源的企業,而這畢竟是少數,且都是工業,不是急待拯救的服務業(全世界「服務業貿易」的主要項目是交通服務、旅遊、金融服務,台灣每一項都嚴重落後)。
 
若再加上台灣的政治內耗及兩岸不確定風險,大多數要回台的台商,可能都是要拿政府補助的。
 
本黨期盼回台的台商,能作產業的標竿,提供台灣勞工優渥的薪資、優於勞基法的福利,而不是壓榨勞工、搶納稅人的錢。

解決長照問題

on

2018年,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火燒眉毛的「長照」(長期照護)問題,已到了最後關頭。
care
長照對象,是指「吃飯、上下床、更換衣服、上廁所、洗澡、室內外走動、煮飯、打掃、洗衣服等日常生活活動功能受損,以及認知功能有障礙,致使需要由他人提供照顧服務」者。
 
根據衛福部統計,2019年全台灣需長照者約80萬人。若以「送去長照中心、請看護」方式計算之,照顧一位失能或失智患者,每年約需花費70萬元。因此,每年長照的資金缺口約為80萬人x70萬元=5,600億元/年。
 
而政府現行的長照2.0計畫,補貼僅限於「自行照顧」者(不包括上述「送去長照中心、請看護」者)。政府對此長照族群,透過調高菸捐、菸稅、遺產稅、贈與稅等方式籌措財源,讓一包菸增加20元菸稅;惟2018年實收金額僅280億元,這對政府長照2.0計畫近千億之資金需求,是杯水車薪,且極不穩定。
 
綜上,在現有《長期照顧服務法》情況下,本黨建議「中央政府每年應撥充總預算之相當比例」併入勞保或全民健保(並在保險內增列長照項目)之政府負擔比例作為長照財源,以為因應。另本黨亦建議「個人投保相關之商業保險」作為政府長照財源不足之彌補。

解決勞工低薪問題

on

台灣GDP,全是泡沫,整個糟透。
down
GDP有兩種算法:
 
一、收入法:(政府採用此算法,數字漂亮)
GDP=勞工報酬+固定資產折舊+稅淨額+營業利潤

長期以來,政府把企業在全世界的營業利潤(包括大陸)都算在內,因此台灣GDP是虛報的,無法真實反應台灣經濟情況。
表面上,2018年台灣人均GDP為美金24,971元,但實際上,台灣人均GDP只有美金13,000元而已(退回開發中國家程度),已持續多年負成長。

 
二、支出法:(台灣實際經濟情況)
GDP=內需消費+外國投資+政府支出+淨出口

(一) 內需消費:
台灣人口高齡化快速、少子化嚴重,內需消費市場將連年萎縮,台灣勞工將持續低薪。
(二) 外國投資:
台灣持續政治鬥爭、外部條件惡化(兩岸關係),致使大多數外資不願在台灣長期投資。外資只參與台灣股市,把台股當提款機而不投資實業,台灣勞工將持續低薪。
(三) 政府支出:
前瞻計畫主要投資在基礎建設,僅工業(工程營造業、鋼鐵業)受益,無法惠及最需要被拯救的服務業,且台灣高鐵技術仍依賴日本,國防亦過度向美國進口,納稅人的錢被美日賺走,台灣勞工只能持續低薪。
(四) 淨出口:
國際經濟發展已趨緩,且全球競爭過於激烈,台灣企業往往只能殺價競爭,又逢中美貿易戰,台灣淨出口將持續惡化,企業利潤無法增長,台商返台意義不大,勞工低薪只會更慘。

 
labor

根據勞動部2019年統計,台灣勞工人數11,478,000人。其中,農林漁牧業佔5%、工業佔35%、服務業佔60%。台灣廣大低薪勞工,主要集中在服務業*。
*服務業包括:批發及零售業、運輸及倉儲業、住宿及餐飲業、出版/影音製作/傳播及資通訊服務業、金融及保險業、不動產業、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支援服務業、公共行政及國防/強制性社會安全(部分)、教育業(部分)、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其他服務業。
 
本黨敦請政府提出「服務業旗艦計畫」、有效降低兩岸關係風險、鬆綁外商投資法規,讓全球投資佔台灣勞工60%的服務業,並全力推動服務業轉型升級,以調漲台灣勞工薪資。

舉辦幼兒公益活動

on

本黨主辦臺北市育兒友善園公益活動。
臺北市育兒友善園公益活動

on

2019年1月1日,為解決臺灣經濟問題、完善臺灣社會福利,經內政部核准同意,民生黨更名為民生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