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公益推青年立委候選人

on

本黨青年立法委員候選人蕭嘉豪,在黨主席張穆庭的陪同下,上午前往花蓮縣選舉委員會登記參選。

花蓮縣年輕人口長期外移嚴重,所以在這次選舉中,本黨特別提出「幫助花蓮縣青年回鄉創業」,主要就是幫助20歲到39歲青年回鄉創業、與家人團聚,透過電商創業,把貨賣到全世界、讓青年有錢。

本黨花蓮縣區域立委候選人蕭嘉豪,出生於1988年,是花蓮在地年輕人,目前在台北101大樓擔任安全主任,下轄60餘名安全人員。這次他接受本黨徵召,回到花蓮參選立委,就是為了解決花蓮青年就業問題、幫助花蓮青年回鄉創業、用青年力量發展花蓮的新經濟。

本黨自創黨兩年多以來,始終堅持「青年參政」,因為只有年輕人的創新思維,才能真正把台灣變好。本黨將持續推進「勞工加薪、勞工減稅、勞工免費托嬰托幼、勞工免費公立幼兒園、勞工全面納入長照保險」等五大政綱,建立勞工政權,讓台灣青年與勞工真正有錢。



感謝韓國瑜、郭台銘、柯文哲、蔡英文採納支持本黨政見

on

由本黨研擬、首創,於108年6月16日正式向內政部備案、年齡涵蓋0到6歲之「勞工免費托嬰托幼、勞工免費公立幼兒園」等政綱,隨即於108年6月29日獲郭台銘認同,隨後柯文哲韓國瑜蔡英文屢屢採納支持,本黨樂見尤甚,更盼造福台灣人民。



《2019年秋季中國雇主需求與白領人才供給報告》

on

中國人力銀行公司「智聯招聘網」,近日發表《2019年秋季中國僱主需求與白領人才供給報告》,根據其招聘平台的數據,分析中國38個主要城市的職場競爭狀況。報告顯示中國38個主要城市的平均招聘月薪為人民幣8,698元(新台幣37,565元)

薪酬中位數為7001元/月(新台幣30,236元),環比上升2.9%,同比漲幅為10.8%。

2019年秋季競爭指數同比上升、環比下降,在中國,平均39人爭一個崗位。2019年秋季求職期,北京的競爭指數仍然排在中國第一位

平均薪酬排名前三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均已跨過一萬元門檻,其中北京的平均月薪達到11434元(新台幣49,382元)。杭州和廣州分別位列第四和第五,平均薪酬均在9000元(新台幣38,870元)以上。

本期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平均月薪環比漲幅均在3.0%以下,南京、寧波、武漢等新一線城市和廈門、佛山、南寧、貴陽、福州、無錫等二線城市平均月薪環比增幅在5.0%左右,與一線城市的薪酬差距縮小。

基金/證券/期貨/投資行業以11878元(新台幣51,300元)的平均月薪再次位列第一,絕對值環比增長6.0%,同比增長12.4%。跨領域經營的薪酬水準及排名較上一季度有所提升,以10489元(新台幣45,300元)的平均月薪排名第二位。專業服務/諮詢(財會/法律/人力資源等)的平均月薪水準較上一季度略有下降,排名沒有變化,以10346元(新台幣44,683元)排名第三。房地產行業9476元(新台幣40,925元)。

從城市來看,監測的主要城市中,北京的競爭指數仍然排在第一位。整體來看,除成都、鄭州的競爭激烈程度與去年同期相比有所減緩外,其他城市的競爭指數同比均有所上升。

行業的情況則指向了電腦軟體的高度競爭環境:競爭指數排名前4的行業均為互聯網(網路)行業。報告指出,隨著互聯網(網路)行業的需求增長放緩,市場上源源不斷的人才供給,將可能導致該行業職位競爭愈發激烈。



為勞工爭取權益

on

長榮航空罷工的問題,出在財團資方,不是空服員勞工。

本黨在罷工伊始,就率先表態支持罷工,是台灣第一個表態支持罷工的政黨。

本黨除對於長榮航空資方刻意誤導媒體輿論、打壓工會的威權行為嚴重譴責外,亦深知若不施壓予政府,將無以解決罷工爭議,故本黨自6月22日起連續致函予監察院、行政院、勞動部、交通部,以期迫使政府要求資方讓步、展開勞資協商、解決勞資爭議。

本黨亦向交通部提出,罷工之一切損失,應概由長榮航空資方承擔,且交通部應「代位求償」,向長榮航空資方提出「因忽視罷工可能性,未提前妥處安排旅客及旅行社轉乘他航,致使旅客及旅行社蒙受損失」之求償事宜。

最終,交通部7月5日作出「可能重新檢討長榮航空航線航權」的決定,使長榮航空資方被迫進行勞資協商、結束罷工。

1080702_1 勞動部

本黨秉持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信念,永遠是台灣勞工的後盾,永遠為台灣勞工發聲,永遠為台灣勞工爭取加薪、解決低薪困境。

長榮航空這隻威權大老虎只是個開端,本黨將持續為全台灣勞工,向資本家、財團、財閥爭取勞工權益,解決台灣勞工的低薪問題!

呼籲政府解決長榮航空罷工

on

本黨今提請監察院糾正行政院交通部、行政院勞動部,並呼籲政府立即要求長榮航空資方出席勞資協商會議,讓罷工盡快落幕。

今晚在現場,與罷工勞工站在一起,這是台灣除了政客以外的「真正民主運動」關鍵,也是台灣勞工能否破除「長期勞資關係不平等」的關鍵。

《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團體協約法》提供我國勞工爭取加薪的權利,中華民國境內任何產業、任何企業的勞工都能爭取。

此次罷工,因可預期「影響不特定大眾之權益」甚巨,爰自108年6月6日工會取得罷工權後,政府即應要求長榮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安排旅客、旅行社轉乘他航,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然而,因政府的不作為,致使6月20日罷工後,全球旅客、旅行社權益嚴重受損,政府並放任長榮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消極應對、做出種種對罷工勞工不利之舉措、刻意加大侵害全球旅客及旅行社權益,致使重創我國國家形象。

藍綠資方政權長期袒護資方、幫助資方打壓勞工權益,此係「民主倒退」之嚴重錯誤,本黨表示強烈譴責。


建立勞工政權

on

台灣勞工被剝削、高達百倍貧富差距,已到了必須落實中華民國國父 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的危難時刻。

早在近百年前,1924年8月,國父 孫中山先生就已在《民生主義》主張「我們應要用一種預防的辦法來阻止私人的大資本,防備將來社會貧富不均的大毛病」,那就是「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並要預防「豬仔議員」(收受賄賂、貪贓枉法、人格卑鄙、為國人所唾罵之民意代表)的上台。

今天,國父的預言,全都發生了。
而本黨既要解決台灣勞工被剝削、解決貧富差距過大的問題,就必須研究問題的起源。

1925年3月12日,國父逝世後,由蔣介石掌握政權。

之後,蔣介石隨即違背國父《民生主義》主張,讓日本壟斷中華民國財政,導致抗日戰爭爆發、中華民國軍民2000萬人死亡。抗戰結束後,蔣介石又與美國簽署不平等條約,向美國借款15億美金、發動國共內戰、中華民國軍民1000萬人死亡。

從此,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陳立夫等四大家族壟斷中華民國全國財政,國民黨成為「大地主、大財團、大資本家、大銀行家、大買辦」資方政權。這個資本壟斷政權,一直延續到今天的中華民國台灣,直接影響造成台灣民主黑金選舉制度


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後,蔣介石除了坐擁美國金援及四大家族財富外,更控制全台農會系統、培植地方派系,鞏固國民黨資方政權統治、鞏固「黨國權貴大老」利益。


1988年,李登輝接手國民黨資方政權後,是台灣經濟最高峰、亞洲四小龍、股市第一次上萬點之際,當時勞工被剝削問題並不明顯。1995年後,台灣經濟趨緩,又遇上亞洲金融風暴,李登輝開始擴大資方利益、剝削勞工利益,並透過民主政治改造,逐步把資方政權移轉給民進黨,以政爭代替經濟發展。


2000年,民進黨接手資方政權後,陳水扁鞏固資方利益、剝削勞工利益,建立本土政權,並大肆貪汙,為己私用。


2008年,國民黨接手資方政權後,馬英九加大資方利益、剝削勞工利益,更因大陸購買台灣農漁產品,讓資方政權的「大買辦」大獲利、農漁民遭到嚴重剝削,而勞工實質薪資嚴重倒退、貧富差距開始擴大。


2016年,民進黨接手資方政權後,蔡英文一面倒傾向資方利益、嚴重剝削勞工利益,僅象徵性提高勞工基本工資,允許「大財團、大資本家、大銀行家、大買辦」對勞工的掠奪,並大肆清算鬥爭蔣介石遺留的資產,為民進黨私用。又因兩岸裂痕加深、新南向政策失敗、經濟遭受重創,使勞工低薪問題加劇、貧富差距急速擴大。


由此可證明,台灣自兩蔣至今,資方始終佔據著政權;扁政府以來20年間,台灣經濟衰退、物價飛速上漲、勞工卻持續低薪甚至倒退--根本沒人管勞工死活。


今天的藍綠資方政權,完全是繼承蔣介石路線、違背了國父的《民生主義》。


數十年來,資方政權已向台灣人民證明,只要藍綠資方政權存在,勞工經濟就永遠拼不起來,因為,大財團、大資本家、大銀行家、大買辦賺的錢,只會進資方口袋,勞工永遠別想加薪。


今天的台灣,必須建立勞工政權、驅逐黑心企業、整併集團經營,要求「大財團、大資本家、大銀行家、大買辦」提撥相當獲利分紅給勞工,勞工才能全面加薪,貧富不均問題才能解決。


這就是本黨要領導台灣勞工做的事。


支持長榮勞工罷工

on

本黨支持所有產業的合法罷工,支持所有產業的勞工合法爭取加薪的權益。
 
長榮航空的罷工,許多輿論傾向資方,認為不是國營的航空公司,就不應該罷工,損害消費者權益。
 
這是錯誤的。
 
台灣勞工低薪,就是被這麼慣出來的。
勞工依法本來就能對資方要求加薪,資方不接受而勞工採取罷工迫使資方接受,這都是合法而正確的。
 
《勞基法》一直往資方修法,七天假不還勞工就是不還,這就是勞工缺乏團結意識造成的。
 
消費者覺得權益受損,是因為這是寡占(消費者沒得選擇)的航空業,影響消費者出行。
若餐飲業勞工要求加薪而罷工,消費者還會覺得權益受損嗎?
不會,因為資方另調度安排人員服務,並不影響消費者用餐;且即使這家餐廳沒開,消費者可以另找一家,選擇太多太多。
 
所以,這是產業別的問題。
而越是寡占的財團資本家,資方氣焰越是囂張跋扈。
 
勞工要求加薪,資方就會倒嗎?不會的。
資方賺的錢,遠比大家想得多太多。財團、資本家、政客,就是不願從口袋拿出來分給勞工而已。
 
尤其是大賺特賺、動輒幾百億的航空業。

國父支持建立勞工政權

on

事實證明,台灣勞工連續20年低薪,就是資本家剝削勞工造成。

據此,本黨奉行中華民國國父 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路線,建立勞工政權,以完成五大政綱--勞工全面加薪、勞工全面減稅、勞工免費托嬰托幼、勞工免費公立幼兒園、勞工全面納入長照保險。

1924年5月1日,孫中山先生在慶祝「五一」國際勞動節大會上,呼籲廣大勞工團結起來「組織一個勞工大團體」,闡明成立勞工團體的目的是為了「同資本家爭地位」。

在大會上,國父指責資本家「以壓抑平民為本分者也,對於人民之痛苦,全然不負責任者也。一言以蔽之,資本家者,無良心者也」。國父支持勞工「為反對資本家的殘酷剝削、改善自身待遇」而進行罷工,並支持勞工參政

102E0839-BEF7-48D2-A965-900C538941D8
↑ 國父 孫中山先生1924年頒佈工會條例

國父在歷經辛亥革命、袁世凱稱帝、張勳復辟、軍閥割據、陳炯明叛變後,看清了國民黨同志及各軍閥的自私自利、勾結資本家貪腐等問題已積重難返,遂於1924年8月的《民生主義》演講中提出「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並支持建立勞工政權,更透過蘇聯的協助,創建黃埔軍校,以完成中華民國的民族主義革命。

自中華民國建國以來,內有軍閥割據、外有各國不平等條約侵略,國父最終想把國民黨建成勞工政黨、爭取廣大人民支持、建立國民革命軍,以落實《三民主義》。

惟自1924年國父提拔蔣介石為黃埔軍校校長、1925年國父逝世後,蔣介石在宋美齡幫助下開始全盤西化,尋求英、美、日資金幫助奪權,讓國民黨最終成了資本家權貴政黨,直到今天。

1925年3月11日,國父臨終前,除了《國事遺囑》及《家事遺囑》外,另由英文秘書陳友仁起草了一封信《致蘇聯同志》,由宋子文讀了一遍,孫中山先生聽過後,再用英文簽字。茲介紹如下:

(原件保存於俄羅斯莫斯科國家社會政治史檔案館)
Farewell_letter_to_Soviet_Russia

【中文翻譯】(原文如後)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

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

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留給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保衛其自由,從古代奴隸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得解放。

我身後遺留下來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與你們攜手合作,完成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華民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性工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未竟之業,移交予謹守國民黨原則與教義並成為我真正追隨者之人。

因此,我要求國民黨繼續進行民族革命運動的工作,以使中華民國擺脫帝國主義強加於她的半殖民地地位。為達成此目的,我已命國民黨長期持續與你們聯繫。我深信,貴國政府亦將持續給予我黨援助。

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欣迎強盛獨立之中華民國,兩國在爭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

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孫逸仙

1925年3月11日見證人

Tse Ven Soong 宋子文
Wang Ching Wei 汪精衛
何香凝
Sun Fo 孫科
Tai En Sai 戴恩賽
Tsou Lo 鄒魯
Hsiang Hsi K’ung 孔庸之

【原文】

To the 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My dear Comrades,

As I lie here, with a malady that is beyond men’s skill, my thoughts turn to you and to the future of my party and my country.

You are the head of a Union of free republics which is the real heritage that the immortal Lenin has left to the world of the oppressed peoples. Through this heritage, the victims of imperialism are destined to secure their freedom and deliverance from an international system whose foundations lie in ancient slaveries and wars and injustices.

I am leaving behind me a party which I had hoped would be associated with you in the historic work of completely liberating China and other exploited countries from this imperialist system. Fate decrees that I must leave the task unfinished and pass it on to those who, by remaining true to the principles and teachings of the Party, will constitute my real followers.

I have therefore enjoined the Kuomintang to carry on the work of the national revolutionary movement in order that China may be freed from the semi-colonial status which imperialism imposed upon her. To this end I have charged the party to keep in constant touch with you; and I look with confidence to the continuance of the support that your Government has here to fore extended to my party.

In bidding farewell to you, dear comrades, I wish to express the fervent hope that the day may soon dawn when the U.S.S.R. wi ll greet, as a friend and ally, a strong and independent China and that the two allies ma y together advance to victory in the great struggle for the liberation of the oppressed peoples of the world.

With fraternal greetings.

Sun Yat-sen

Signed on March 11th, 1925 in the presence of:
Tse Ven Soong 宋子文
Wang Ching Wei 汪精衛
何香凝
Sun Fo 孫科
Tai En Sai 戴恩賽
Tsou Lo 鄒魯
Hsiang Hsi K’ung 孔庸之



台商回台拿政府補貼

on

中美貿易戰,台商回台,原來真的是要拿政府補貼。

一般台灣本土創業年輕人都拿不到的政府國發基金,竟匡列200億元額度,提供台商回台投資建廠、購買設備等,銀行更提供8成貸款。

明明台灣的長照財源不足,為何這200億不拿來救長照?

不顧人民,只顧資方,要政府幹嘛?

house

本黨盼政府管控回台資金,不要拿去囤房炒房,台灣青年及勞工已經夠慘了。


另,本黨再次重申,台灣需要被投資的、需要爭取國際市場的,是勞工低薪已久的服務業,不是工業(礦業及土石採取業、製造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用水供應及污染整治業、營建工程業),盼政府能提出真正的解決辦法。